□本報記者蔣安傑侯建斌
  丹心獻使命,素菊寄哀思。2014年3月7日上午,八寶山革命公墓梅廳鮮花環繞、哀樂低回。中國共產黨優秀黨員,著名法學家、著名政治學家、傑出法學教育家,中國人民大學憲法學與行政法學學科奠基人、新中國憲法學奠基人之一,中國憲法學研究會名譽會長,原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原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原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委員、原澳門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委員,博士研究生導師許崇德教授遺體告別儀式在北京市八寶山革命公墓舉行。
  2014年3月3日23時59分,中國人民大學榮譽一級教授、中國憲法學研究會名譽會長許崇德教授走完了85年的一生。“學而言憲六十載,身以傳道三千徒”,梅廳大門兩側掛著的輓聯宣示了許崇德教授一生為學育人的巨大成就,也寄托了他的親友、同事、學生的無限哀思。
  學術史與法治史繞不開的學人
  許崇德,上海市青浦區(原江蘇省青浦縣)人,1929年1月15日出生,1946年畢業於浙江嘉興中學,1951年畢業於復旦大學法律系,1953年中國人民大學國家法研究生畢業後留校任教。文革期間下放江西勞動,1971年起任教於北京師範學院(現首都師範大學),任政教系黨史教研室主任。1978年中國人民大學覆校後返回人民大學任教至今。
  一個學者要做到“學術史上繞不開的人物”,已然不易,要成為“中國法治建設史冊上也繞不開的學人”,更是屈指可數。顯然,許崇德教授兩個都做到了。
  作為著名法學家、傑出的法學教育家,許崇德教授為中國的法學事業和法學教育事業的發展嘔心瀝血、櫛風淋雨,傾註了畢生精力。許崇德教授從事憲法學教學科研六十載,為新中國憲法學的建立和發展做出了傑出貢獻。
  同時,許崇德教授也為我國社會主義法律體系的形成做出了傑出貢獻。1954年,許崇德教授參與了憲法起草委員會秘書處的工作,見證了新中國憲法的誕生。1980至1982年,許崇德被借調到憲法修改委員會,作為憲法草案的主要起草人,全程參與了我國現行憲法的修改工作。許崇德教授還參與了現行憲法在1988、1993、1999、2004的四次修改以及其他眾多重要法律的制定修改工作。正如北京師範大學兩院院長趙秉志在唁電中所言,許崇德教授是新中國第一部憲法制定過程的見證者,是新中國憲法學奠基人之一,為我國的法學研究和法學教育做出了開創性貢獻。
  許崇德教授還多次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全國人大常委會做憲法講座。1998年6月16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舉行了第一次法制講座,由許崇德教授主講憲法。2002年12月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進行第一次集體學習,許崇德教授就憲法的根本法地位、新中國憲法的發展歷程等問題作了講解,並就貫徹實施憲法提出了建議。
  參與港澳特區基本法起草工作
  參加香港、澳門兩個特區基本法的起草工作,也是許崇德教授立法生涯中非凡的一筆。1985和1988年,許崇德教授先後被任命為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和澳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參與了兩部基本法的起草工作。
  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梁振英4日在對許老辭世表示哀悼時說,他與許崇德教授在《基本法》起草和籌委工作期間共事多年,獲益良多。許崇德教授積极參与香港回歸祖國和成立香港特區的籌備工作,對國家和香港都做出了巨大貢獻。
  澳門特別行政區行政法務司司長陳麗敏也發來了唁電,“許教授是傑出的憲法學家,併為澳門特區基本法的起草和澳門回歸作出了重要貢獻。早在上世紀九十年代,本人作為澳門特區基本法咨詢委員會委員,有幸與許教授相識。回歸後,本人因工作關係也曾多次向許教授請教如何正確理解和實施基本法,使我們獲益良多。”
  “許老師是個充滿人情味,對學生關懷備至,對朋友肝膽相照,對人生執著無畏的法學家。”許老的女弟子、香港特區立法會議員、香港大律師梁美芬如此評價到。
  甘為人師著作等身
  許崇德教授一生筆耕不輟,在憲法學、政治學、行政法學等研究領域取得了豐碩的成果。一生髮表論文三百餘篇,出版著作七十多部。對於中國憲法學教學體系的建立和發展起到了重要的奠基作用。
  許崇德教授六十年來始終堅守教育第一線,辛勤耕耘,教書育人,桃李滿天下。許崇德教授一生培養了博士生、碩士生近百人,帶出了韓大元、王振民、黃江天等著名憲法學者,以及無數青年才俊,直到2013年仍在招收博士入學。為中國的法學研究和法治建設培養了大量人才。“兩年前許老師因為身體原因,才不在課堂上授課。”2012級博士生陳國飛說,“雖然不再講課,但每周許崇德都會在家中輔導學生,今年他還有招生計劃。”
  此外,許崇德教授具有很高的文學造詣,著有《香草詩詞》三捲,出版詩詞集《許崇德詩草》、《學而詠懷——許崇德詩詞集》及雜文集《涓水苔痕》。2007年10月,許崇德教授榮獲第五屆吳玉章人文社會科學獎特等獎,也是第一位獲此殊榮的法學家。
  “我就是一個教書的”
  許崇德教授為人低調、謙虛,待人真誠,常對人說,“我就是一個教書的”。他與武漢大學法學院何華輝教授的友誼已成為學界的一段佳話。
  性格相異卻是管鮑之交。“許先生和我的碩士、博士導師何華輝先生1951年同時被選派到中國人民大學國家法研究生班,同窗幾載,從此奠定了他們兩人終生不渝的友誼。何先生年長許先生四歲;何為湖南人,許為上海人;何象棋棋藝超人,酷愛觀看體育項目,許擅長詩詞書法篆刻;何終身煙不離手,許生活得雅緻情趣;何讓人覺得嚴厲而充滿敬畏,許則顯得平和而易親近……兩位先生有如此之多差異,卻不妨礙他們成為人生道路上的至交。”武漢大學法學院教授秦前紅撰文回憶到。
  “一個微笑著對待學術的長者”。這是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葉林對許老的評語。這或許也是所有學生對他的共同印象。
  “我在1998年考上人民大學法學院憲法行政法專業研究生,入學之初與老師們見面不免有些緊張,自我介紹時說到自己是甘肅張掖人,許老師插話說:張掖是古城吶。我至今對先生當時溫和可親的神情記憶猶新。這個溫和可親的印象也就一直留存在了我的腦海中。”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張翔回憶到。“不過,隨著與許老師接觸的增多,我卻慢慢體會到了先生性格中頑強不屈的成分。”
  “老師性格如水,說話帶著上海人的柔綿,不緊不慢,卻透著中國學者的剛毅、自尊。1990年秋天,他參觀美國開國元勛、獨立宣言起草人托馬斯·傑弗遜的紀念堂之後,賦詩一首,其中“我亦草書根本法,從來筆下不輸人”,現在讀起來,還能感觸到老師的豪邁。”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餘凌雲回憶到。
  高山仰止後輩楷模
  許老的突然離世,令學界悲痛不已。連日來,許崇德教授長期任教的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接到了各界如雪片般的悼文,其中飽含了無限的哀思。
  西南政法大學校長付子堂在悼文中說,“作為後輩末學,我曾有幸數次奉領許老師教誨,溫和笑容,猶在耳目。先生的離世,不僅使我們失去了一位敬愛的師長,也是我國法學界的巨大損失。”
  “我們都是讀著許崇德先生的著作成長起來的,他的思想與為人永遠是我們的榜樣,他的音容和笑貌永遠活在我們的心中”,國家行政學院法學部主任胡建淼也通過唁電方式表達了哀痛之情。
  許老師指導的博士,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博導莫於川撰文回憶:“周二去看望安慰師母才得知,許師周一下午接受鳳凰衛視關於新中國憲法發展問題錄像採訪近兩小時,不料三小時後突發疾病,經搶救無效於當天夜裡23:59遽然離世,令大家都深感意外、痛心不已!許師為我國憲法學事業頑強工作到最後一刻,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可謂高山仰止,晚輩楷模!”
  “學而言憲六十年,顛沛榮光近半分。香江草憲兼護法,澳草留香潤濠江。殷殷教言澤桃李,椽椽巨筆擊逆流。課間忽聞師悲訊,魂飛怔立欲語噎。”許老1996屆博士生、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劉太剛以這首詩表達了對恩師的無限哀思。
  為憲法夢鞠躬盡瘁
  □韓大元(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院長、中國憲法學研究會會長)
  我們不會忘記許老師對人民大學法學院與憲法學會的發展所做出的傑出貢獻。他是一位充滿理想、具有學者風骨、樂觀而寬容的人。無論是逆境還是順境,他心中始終有一種精神的動力與追求,學術是他的生命,他的尊嚴,也是他的歸宿。
  今年正好是1954憲法制定60周年,其實許老師有很多關於紀念1954憲法的想法。一直到去世的當天,他還在接受媒體採訪,回顧1954憲法的制定過程,表達作為一位憲法學者的自豪與責任,為心中的憲法夢工作到生命的最後時刻。他以平民情懷探尋憲法之歷史邏輯,詮釋規範,回應現實。
  他最喜歡說的一句話就是“學而言憲”,他說憲法學是無窮的知識寶庫,在憲法歷史面前沒有老師,需要不斷的思考與實踐。他走了,但給我們留下了寶貴的學術遺產,許崇德憲法學將伴隨著中國憲法學的發展進程,感染著新一代的憲法學者。他以自己的人格魅力贏得學界的尊敬與愛戴,大家會懷念許老師,緬懷許老師。
  我想,作為憲法學者來講,告慰許老師在天之靈的最好的方式就是堅持許老師六十多年一直追求的理想,堅持學者獨立的品格和獨立的精神,繼續推動中國憲法學發展,做一名有良知的學者。
  (本文為作者在許崇德教授追思會上的發言)
  (原標題:學而言憲六十載 身以傳道三千徒)
創作者介紹

Johnnie

zy99zyfxn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